手机号登录

手机号注册

注册
西部网 商洛数字报
今天是

草帽岁月的那份荫凉

来源:商洛新闻网
发布日期:2019-07-25 08:56:11
2456

在商洛,说起编草帽,都是用麦秸秆编织,没有别的。

我的老家法官一带田土不多,仄仄长长,一路延伸向山里。到了秋季,树叶一红,远山雾气一起,田土上,时时就传来一声喊:“哦——到边!”这是捉牛人犁地吆牛的声音,那一个“哦”字喊得格外长,九曲十八弯地从雾中传来,潮潮的,有点苍凉的韵味。地犁好,种下麦子,十几天后一片青绿,到了第二年四月五月,麦子就一片片地绿中透黄了。 
  山中平地少,这儿的人遇见一点空地,就会砌一道坝,填上几筐土,四五月间,就会引来麦黄鸟的声音:“麦黄快割,麦黄快割。” 
  乡下,不只人勤快,鸟儿也如此。 
  就有村人磨镰刀,磨得雪一样亮,走向一块小小的田土,不是割麦,而是早已相好了一坨麦子,拿了镰刀走进去,夹住一把麦子,镰刀一旋,再夹住,镰刀再一旋,不一会儿就是一捆。捆好拿回去,干嘛?编草帽。 
  编草帽得选麦秸秆。 
  只要是老手艺,干啥都要选材,选品相好的。 
  编草帽也是这样,麦秸秆要秀挺,要圆溜,要色泽黄亮。当然,由于需要的麦秸秆很多,不能一根一根挑选,就到地边,眯着眼睛仔细打量,相中哪一块,便取哪一块。 

 二


  麦秸秆割回来,剪掉麦穗。麦秸秆有一处节,下半部分浑圆,较粗;上半部分逐渐细下去,摸着手感很好,很细腻。 
  两种麦秸秆都有用。在村人眼中,只要你愿意用,世间没有无用的东西,麦秸秆也是这样的,一把火烧了,多可惜。但是,一般女孩喜欢用麦秸秆的上半部分编织草帽,那样的草帽显得精致细腻,好看。
  好看,是一切老手艺的前提。 
  过去人干啥,都追求实用和美观相结合。 
  我小时放牛,站在雨地里,细雨丝丝缕缕地飘飞着,戴着一顶草帽,就如站在屋檐下一般,有一种温馨,一种安然。远处,是花色荡漾的村庄,屋瓦上淡蓝色的雾气淡淡升起,薄薄一片。我在草帽下,隔着雨雾看小村的风景,很清闲。 
  多年后,读古人诗词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”时,心想,当时作者的头上一定戴着一顶草帽吧?否则,雨水淋得落汤鸡一般,估计也潇洒不到哪儿去,也飘逸不到哪儿去。 
  雨里用的草帽,是较为粗糙的。 
  精细的草帽,是舍不得淋雨的,雨一淋,会长霉斑的。这样的草帽,是用麦秸秆的上部编织的,帽檐不大,很小巧,帽子边沿翘翘的,纯粹是为了戴在头上好看,一般是女孩自己戴,也有送给心上人的。自己戴,会在帽子上穿上红丝线或黄丝线做帽带,出门时戴上草帽系上帽带,微微笑着,走在三月的春风里,走在柳色花光中,也走进了一些多情小伙子的梦中。用诗人的话说: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被人的梦。” 
  很多女孩是这样装饰过年轻小伙子的梦的,可惜,梦醒时,对方已经如鸟儿一样,悄悄飞走了,消失了踪迹。 
  至于送给心上人的草帽,一般是在端午节。在故乡,端午节时,不只是要门头插艾,插苍术,喝雄黄酒,还有一个风俗,已经定亲的男孩要穿着新衣,在麦黄鸟声中,脚步生风,去给自己已订婚的女孩送礼,礼物中得有一把蒲扇。离开的时候,女孩要回礼,送给男孩一顶草帽,白亮,干净,精美。男孩戴在头上,依依离去,走了好远,回头还看见女孩偎依着一棵花树,远远地望着,那一刻男孩的心,真的饱满如三月柳梢的嫩芽,充溢着水色,是吹弹得破的。 
  当年,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,心,也吹弹得破过,感觉很美。 
  

 

 
  编织草帽,一般在农闲时。几个女孩坐在花树下,细长的手指如蝴蝶一样翻飞着,一根根帽辫就在手指间流淌下来。 
  女孩们的笑声也流淌着,白亮亮一地。 
  编织草帽,最重要的是掐帽辫,村人称为掐辫子。 
  掐辫子前,麦秸秆是要喷水的,将白亮清凉的井水舀了,含在嘴里,对着麦秸秆喷下去,不能喷少了,喷少了,闷不透;也不能多了,多了水淋淋的,会烂的。即使不烂,也没法编啊。再说了,对于女孩来说,掐辫子有一种闲庭信步的优美舒闲,水顺着手指流淌着,滴落一身,何曾有一点儿悠闲淡然? 
  为了韧劲好,也有人喷盐水。 
  掐辫子的过程,很多文章语焉不详,在老家法官一带,掐辫子一般用三根麦秸秆,两根对折,一根直着,不对折。这样,三根麦秸秆就变成了五根。五根分为左右两组,一组三根,一组两根,都平排着。然后将三根一组靠外边的一根折回来,一上一下穿插过三根中的另两根,就归属到了两根的那一组,排在这组的最里边。随后,又将三根一组中靠外边的一根,如上述方法再进行穿插:如此反复,哪一根用完,就选一个粗细相当的续上,帽辫就慢慢编成了。 
  我想,七根麦秸秆可能也行,九根也可以吧,但是总数必须是单数。 
  掐辫子时,即使麦秸秆相同,手法相同,由于技巧不同,熟练程度不同,掐出的帽辫质量也不一样,有的曲里拐弯,有的凹凸不平,有的平平展展,很流畅,就如写文章一样,有的啰啰唆唆,有的却如风行水面,月照雪地,很顺溜。 
  过去,在农村,看一个女孩是否心灵手巧,一看绣花,二看编织草帽,这两样都是过去农家女孩必备的功课。两样内容,都可看出一个女孩心思是否灵秀,是否细腻,是否温婉。 
  掐辫子事小,看人心事大:一个心粗的人,是掐不出平展光滑的帽辫子的;一个性急的女孩,也掐不出;至于手脚较笨拙的女孩,更掐不出那么好看的帽辫子。 
  别说帽辫子,就以女孩发辫而言,心粗和心细的,编出来的就不一样:编的好的,长长的辫子,两个蝴蝶结,随着脚步一走一飞的,回眸一笑,让人失神。相反,编得不好的,如鸡窠一样,乱糟糟的。 
  不过,农村女孩,在清风明月下生长,在花光柳色中晕染,哪个心思不细,哪个手不灵巧呢?几乎没有。因此,她们编出的草帽,没有不好看的。 
  掐帽辫很简单,如此而已。 
  掐帽辫又不简单,掐的就是一颗细腻的心。 
  心静,一切都静。心净,一切都净。 

 


  看乡村女子编织草帽,有一种走进山水田园诗里的感觉。 
  麦草是黄的,如果喜欢黄色草帽,将帽辫细细环绕,一边环绕一边缝制,缝制成头盔状,村人称之为帽碗。帽碗四周,帽辫平行向四周延展成圆形,缝制好,就是帽檐。一顶草帽编织成功,戴在头上,那一刻人的心中有一种满足,一种舒畅。如果需要的是白色草帽,还得将帽辫子用硫黄熏一下,草色就变了,由原来的黄色变成了白色,也不是白纸的颜色,而是玉白色。 
  玉白色的帽子戴着,很素净。 
  乡村女孩,一般爱戴着这样的帽子。 
  戴一顶草帽,在细雨霏霏里,从桃花迷蒙里走来,一步步又走向远处的绿色里,走向远处的雨雾里,是一种乡村风俗画里的风景。戴一顶草帽,披着油纸在雨中插秧,一行行的青绿在水田里延展着,也是乡村常见的风景。 
  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,斗笠太笨重,咋不戴一顶草帽啊? 
  “青箬笠,绿蓑衣,斜风细雨不须归”,戴着一顶草帽,在斜风细雨里,同样可以自由垂钓,不须归去。 
  听说,现在编织草帽,都改用机器了,这是进步,也是一种损失:一个游子,身在远处,如果接到妻子寄来的一顶草帽,告诉你,这是自己手编的,缝制时,针尖将手指扎出了一滴血,就印成帽上的一朵桃花。那一刻,对着这顶草帽,和拿着机器制造的草帽,心里的感觉是迥异的。 
  有一首词说“何日归家洗客袍,银字笙调,心字香烧”,意境虽好,却没有回到家中,在芭蕉雨声里,茶烟氤氲中,看妻子编织草帽,更能给人一种山居的安静,相聚的温馨。 
  多少年过去了,心里一直有一个希望,某一天走在乡村阡陌间,突然遇见一个女人,取下头上的草帽,对我微微一笑道:“还记得吗?我就是你十六岁时见过的那个戴着草帽的女孩啊。”那一刻,我的内心一定是光风霁月万里无云的。没有别的,只为知道有缘相遇的人一切都好,心,也就宽释了。

 

本文来源:商洛新闻网作者:余显斌

我要说两句
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相关阅读